论我们与父母的关系

 168极速赛车平台资讯     |      2022-05-10 14:54
论我们与父母的关系
 
 
 
围绕着我们与父母的关系,我们可以得出哪些结论?在回答问题之前,应当指明的是如下情况。我们该如何对待我们的父母?分析这一问题,应当考虑到三点。第一,我们自出生时未经思考便拥有父母;第二,我们的判断力不可避免的深受父母的影响;第三,自古以来,人们常常不必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按照社会常态所赋予的习惯生活。应当承认的是,解答这一问题并无普世价值,因为一个人对待他人的态度,本就大部分取决于这个人本身的品质以及对方的品质。不过,我认为如果放到一个理想的社会环境之下,我们与父母的最和谐的关系就会浮现,并对我们当下的行动产生参考价值。
那么,首先要解决的是理想的社会环境究竟是如何的。
中国数千年的父母亲子关系,史学家以二字蔽之——“道德”,但这无疑脱离了马克思主义,忽略了根本的因素,即社会生产方式。以采摘野果作为主要获取食物方式的原始母系社会,农耕文明造就的奴隶社会,乃至工业时代的当代社会,父母亲子关系的存在对于社会的最重要之价值在于维系生产的基本单位。在当代,父母亲子关系主要的社会价值在于确定资金的代际流向,即通过继承制度来维护经济秩序的稳定,防止因个人的死亡而影响经济发展。
那么,所谓“孝道”究竟是什么?同样是维护社会生产秩序的一种工具,其本身并没有意义。不得不承认的是,一个人是否孝顺他的父母,在不考虑社会舆论的情况下,对他个人的物质生活毫无影响,至于精神方面则是因人而异的。
但是反过来,父母对我们的影响却很大,这主要是由于父辈能力、地位、经济水平的差距。这里面最大的问题是,人类并非生而知之者,在他成长的漫长的过程中,他最先需要的就是物质的满足以实现生存,然后是教育资源的获得以实现发展。由此总结出父辈对后代最重要的两个价值,即抚育与教育。而为了实现这两者,父辈的经济水平、个人能力等等是重要的素质。
可惜的是,抚育与教育后辈的担子完全落在父辈的头上,由此造就了诸多不平等与悲剧。不平等主要是由于社会的贫富差距以及教育资源的不平等,而真正的悲剧在于,一个人,他曾因为自身父辈的缺陷以及教育资源的匮乏导致自身的缺陷,又在后续的岁月中不得不使自己的缺陷对后辈产生不利影响。另一方面,从本质上来说,这种负担是社会制度与群体习惯赋予父辈的,本就不是父辈对后辈的馈赠,但是如果从偏向于父辈的角度考虑,此种负担无异于降低了自身的生活水平,却很难获得除了基因延续这一生物属性需求之外的实际价值。
据此,我认为理想的社会环境即是抚育与教育后辈的责任由社会承担,因而免去父辈的累赘,并使得后辈能够公平、良好的发展自我。我们可以预见,在此种环境之下,后辈与父辈之间都拥有了更大的自由,我们能够基于父辈的才华、能力、智慧等因素而真正的去爱我们的父辈,父辈亦然。在这里,去掉了一种束缚、一种黑暗的枷锁,即血缘关系的强制联系。
当然,一个结论终究要面向现实。那么,让我们回到当下的社会环境里,如何评价我们与父母的关系,最重要的是承认上述局限性,即我们与父母的关系,因为当代经济制度以及社会习惯问题,不得不与经济问题紧密相连。这种局限性给后辈带来的首先是风险,即我们能否从父辈那里获得教育资源,很大程度取决于父辈的素质、经济水平等因素,这是无法由自身把握的;其次,这种局限性不得不引起一种代际的不平等,因为资金通常是要从父辈流向后辈的,这是经济制度本身的价值导向。
如果后辈以及父辈都能承认如上的局限性,我认为父母子女的关系能够缓和的多。“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血缘关系带来黑暗的枷锁,但是却无人能够挣脱。上文所未提及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父辈的养老问题,这个担子同样落在了后辈的肩上,而并非由社会解决,这无疑给代际关系又平添一层黑暗的枷锁。此等黑暗的枷锁,均是社会赋予的,于个人无法解决。
在当代,能够拥有足够的资源把抚育后代、教育后代、赡养老人三件事做好,实属不易。尽量做好它们,就不会因物质的枷锁影响亲人间的关系。有一种情况是,存在物质水平足够做好以上三者依然不能和睦的家庭,我认为这是合理的情形,证明几个家庭成员本就不适合在一起,彼此分离是最好的结果,因为在物质水平足够的情况下,影响父母子女间关系的便是“人”本身,富足的家庭无论家庭间有怎样的矛盾,都不能怪罪于他人。
换言之,我认为当代处理父母子女的关系只有一个要点,即尽可能获取资源实现抚育后代、教育后代、赡养老人的各种需求,若资源充足的情况下,依然感到家庭关系不尽人意,应当明白:既然彼此之间因对方本身的品质、特征而不愿靠近对方,那本就应当彼此远离。